2007年4月底和5月初,参加2008年美国总统竞选的民主党8位竞选人与共和党10位竞选人,分别在两党内部进行了各自第一场电视辩论。在大多数人眼里,由于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政策的失败,民主党候选人在总统竞选中胜出的可能性似乎更大。民主党当政下美国外交政策将如何走向,便因此成为了一个引人好奇的问题。《卡内基中国透视》采访了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三位分别在政治经济安全领域享有高度声誉的国际问题专家。这三位专家分别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俄国、中国和欧亚研究副主席、本人为民主党派人士并曾任克林顿总统特别顾问的马德稀(Mark Medish),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贸易问题专家舍尔曼•卡兹(Sherman Katz),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安全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

俄罗斯将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之一?中国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在民主党竞选人于4月26日的首轮电视辩论中,不只一位竞选人表示了他们对俄罗斯政治独裁化倾向的担忧。被问及除伊拉克以外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的三个国家时,参议员约瑟夫•白登(Senator Joseph R. Biden Jr.)甚至把俄罗斯列在其中。此外,参议员巴拉克•欧巴玛(Barack Obama)是唯一在此次辩论中提及中国的竞选人。他说,“中国既不是我们的敌人也不是我们的朋友,而是我们的竞争者。我们要与中国建立足够的包括在军事上的接触,以维护该地区的稳定。”

如何看待这些在竞选演说中出现的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言论?马德稀提醒道,在某些外交问题上作出夸张的言论在美国的国内政治中并不罕见。他认为参议员白登把俄罗斯列为美国最大的威胁之一的这一言论就是这种夸张言论的具体表现。在1999年到2000年的美国总统竞选周期中,华盛顿也曾掀起过一场轰轰烈烈的围绕着“是谁毁灭了俄罗斯”的政治辩论。当时由于俄罗斯的金融崩溃与政治动荡,许多人纷纷指责美国当时的俄罗斯政策。但这场辩论并没有转变为实际的政策选择。美俄两国之间有过一些失望,俄罗斯不是美国的朋友,也没有成为许多人期望的合作伙伴,但它也不是美国的敌人。马德稀强调,美国政府制定的无论对俄政策还是对华政策,都是建立在对美国利益的客观估测的基础上的。因此,把政治修辞与决策者所面临的实际政策选择严格地区分开来,是至关重要的。

史文评论参议员欧巴玛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言论“尚属于美国主流看法的范围,只是‘既非敌人也非朋友’的言论稍显生硬”。史文认为,在竞选刚刚开始的这一阶段,仅由这一段话来判断欧巴玛的对华倾向,还为时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给欧巴玛出谋划策的人当中,主张反对对华强硬的人士不在少数。

美国政党政治的特征

马德稀认为,民主党当政不会导致美国的外交政策发生根本的改变。“因为即使民主党当政,在一段时间内,美国所面临的问题还是老问题,美国外交所面临的挑战还是原来的挑战。一个新的民主党政府接过来的是一个旧的共和党政府留下的摊子。”

此外,马德稀还指出,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常常不是在两党之间,而是在两党之中。相较于同一党内的不同派系,一个派系通常更能与反对党的类似派系达成共识。比如布什政府多年来被所谓的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 school)所控制,使得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大大不同于由传统的现实派(traditional realist school) 所控制的共和党外交政策。在共和党内,传统的现实派的代表人物有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而可以和新保守派联系在一起的人物有前世界银行行长、前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和前美国国防部负责防务政策的副部长道格拉斯•菲斯(Douglas J. Feith)。在民主党内也有着类似的派别划分,一派具有自由主义和干涉主义倾向,另一派则更倾向于务实的政策。因此,即使将来民主党同时主宰白宫与国会,美国的外交政策还是会充满了争论,就如同今天的共和党政府一样。换言之,“很难断定美国的一党就代表了一种不同的路线,美国政治更多是一个辩论的过程。”

卡兹则由美国政治体制的特征来解释了美国政府不断指责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根源。他指出,美国有句谚语说“有棱角的轮子蹭的油多(The squeaky wheel gets the oil)”,美国几百年由美国国父们建立起来的政治体制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保证民意能够上达,而在民意中,“有棱角的轮子”的呼声通常更高。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有棱角的轮子”指在中美贸易中利益受损的人群,尤其是指制造业中由于中国商品的竞争而失去工作的工人。相较于在中美贸易中获益的更多数人来说,这部分利益受损的人群在更强的动机驱使下更勤于向美国政府表达他们的意见。因此即使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美国政府明白美国的根本利益所在,它也不时需要做出安抚这些利益受损人群的举措。因此,在美国国内政策(例如对工人的再培训、最低工资改革以及医疗保险改革)而不是外交政策上做努力来改善这些人的生活就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对中国的影响


史文认为2008年如果民主党当政,美国的对华政策不会发生大的改变。“具体的风格将会取决于谁最后坐上总统的位子。但美国对华的基本策略,例如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坚持‘接触’而非‘对抗’的政策,都不会有所改变。”史文继续说,一个民主党的总统不会去寻求与中国对抗,他/她可能在某些问题(比如涉及美国工人失业的贸易问题)上更少耐心,但由于中美两国间的共同利益,这些态度不会转化为美国持久的政策。

对于在具体问题上的侧重,史文指出,在没有大的安全危机(例如台湾,朝鲜或者中国南海问题的恶化)出现的情况下,民主党政府将会继续强调贸易,人民币汇率与人权等问题。在外交手段上,一个民主党总统会更注重多边机制,通过与其他国家合作,改善美国的国际形象。从长远上讲,这对中国是有利的。

贸易上劳动保障与环境保护要求的增加


在贸易上,卡兹指出,由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在十天前通过的对秘鲁、巴拿马的双边贸易协定中加入了关于劳动保障和环境保护的条款。一旦民主党候选人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这两项附加条款对美国民主党政府的贸易政策倾向便有着很强的预示性。劳动保障条款规定在与美国进行贸易的国家必须保障其工人具有基本的组成工会并参与进行劳资谈判的权利;此外,与美国进行贸易的国家不能有强迫劳动、童工和工作场所的歧视行为。环保方面的条款则规定美国签订的任何贸易协定不能违反世界环保方面最主要的七大国际公约,包括《保护臭氧层维也纳公约》、《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和《国际湿地保护公约》等。